shutterstock_185128442 (1)

認識我母親的人都知道,我媽很難很難很難相處。

她會極盡所能的嫌棄你呈上的一切『貢品』。

『啊你買這個幹嘛?我不要用這種便宜貨啦。』

『媽,這很貴耶,我在大葉高島屋精品店買的耶。』

『你買這麼貴幹什麼,你是錢多喔,一天到晚亂買東西,也不知道存錢,等你老了沒錢用了你就知道死了,到時候不要來找我,我不會理你,我受夠你們這一家人了…。』只是想送她母親節禮物,但是下場都不太好。 

這樣的對話常常上演,我只能臉上三條黑線,心中百般滋味無言以對。

 

記得,我大學畢業時,我買了一件白色緹花立領小旗袍,跟一雙白色包頭高跟鞋,很高興的邀請她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,因為那天我會代表上台拿畢業證書,我希望她也可以分享我的開心。

她看了我一眼後說:『你幹嘛穿得像妓女?』

頓時,我像是被石化般無法反應,連眼淚都掉不出來。

 

我高中時父母就離婚了,我跟媽媽從此相依為命。那意思是,我經歷了她的婚後躁狂憤怒期,我經驗了她漫長的憂鬱期,我們的關係總是來來回回的吵架、和解,又吵架,面對她,我常常有種無名火,不由自主的憤怒起來。

 

某日,我跟諮詢師們聊天,說到我自己最近又莫名的憂鬱了,對於婚姻感到非常無力,我覺得不自由,我好想離婚。

 

兩位諮詢師對看一眼,告訴我說:『讓你不自由想發火的人是你的媽媽,你應該做你跟媽媽的靈魂藍圖,你就不會覺得你的婚姻困住你了。』

 

啊!還有這種說法,竟然不是處理我跟先生的狀況,而是直追根源啊!

 

開始進入我跟母親的靈魂藍圖的那天,三名諮詢師跟幾位成員圍繞著我坐著,我放鬆的躺在地板上。他們問我從我的內在看到了什麼。

我感覺很模糊,隱約中『感覺』(什麼也沒看到,就是感覺而已)有兩個長得像史瑞克的人走在一起。『ㄟˊ,那是我跟我媽媽耶,我們是『怪物』耶!』(相信我,如果我的腦可以選擇,我希望能擁有一個浪漫的靈魂故事,而不是怪物!)

 

『我們走在一個星球,那裏不是地球,比地球更低的地方,我們很要好耶~我們是好 朋 友。』看到這裡,我自己就笑了,我由衷的可以感覺我們很要好很要好。

 

『我們走到一個地方,那裏的人不讓我們進去,他們嫌我們是怪物。啊,那裏是仙境耶,一個很漂亮的地方,有好多仙人在那裡,可是我們只能在外面流口水。我媽媽他很想進去裡面卻被拒絕,他很難過。我就跟他說….,』我看到我拍著像史瑞克那樣的胸膛,意氣風發的說,『那裡沒什麼,不進去就不進去,我以後會去比這裡更好的地方,到時候我帶你去。』

 

 

 

我看到我的媽媽閃著史瑞克般的怪物眼睛,巴巴的看著我,使勁兒的點頭,我是他心中的英雄,哈哈哈哈哈哈。看到這幕,我的心中好暢快得意喔。

 

諮詢師說:『那後來勒?』

『喔,後來我在那個妖怪星球死掉了,我就來地球了耶。』

 

 

 

『那你媽媽呢?』

『咦,他好像不能來地球,他沒有資格來地球學習耶。我看到他一直求一直求,然後好像他說只要能讓他來地球,他願….,』

那剎那間,我不敢相信我看到的景象,我看到他的身體被眾人踐踏。

我整個人一驚,從內在驚醒看著身邊三個老師。『我看到他的肉身被眾人踐踏,那是什麼意思?』其實我嚇到無法放鬆的進入觀看,我只希望老師們直接給答案就好。沒想到老師很堅持,繼續要我回到內在,重新放鬆,重新集中。

我看到我媽媽發個一個願,她願意以肉身助眾人成佛。

我從內在看到,她因為沒有功德分可以來地球,所以她來地球後,挑的都是最差的肉身,最遭的際遇,最悲慘的人生,過著顛沛流離、肉身殘敗、苦不堪言的日子。

 

老師問:『用肉身助眾生成佛從物質世界來看,是怎樣的狀態呢?』

 

我回到內在靜靜的觀看,我看到每一世的苦難裡都讓這個人的變得更悲傷、更焦慮、更不安、更痛苦,她的累世裡收集著許許多多的劣質品質,使得她這一世個性非常難搞,也常常讓人只想遠離她。

在瞬間,我看到她的身上插滿著鋒利的刀片,渾身是傷痛苦難當,而當我們互動的時候,她身上的刀片會刺滿我全身,我也活得全身爛乎乎的。

 

老師問:『她努力的收集著這些品質跟她的願有什麼關係呢?』

 

我的內在迅速地倒轉我的前半生,看到媽媽的尖酸刻薄、狂飆怒罵中,家中的我們各個內在苦不堪言,矢志不願再世為人,只想找到大道解脫痛苦。因此我們很快的放棄了在世間追逐物質生活,只想追尋解脫之道。

 

老師問:『那她的願跟你的承諾有什麼關係嗎?』

 

聽到這裡我不禁笑了,原來我允諾帶她去更好的地方,一個超越仙境的地方,超越仙境的地方原來是佛土,而媽媽用生生世世辛苦搜集來的苦難來磨我,是要幫我成就自己的願,也換來她可以進入佛土的機會。

 

老師問:『你請示上帝,這樣就可以了嗎?』

 

『沒有喔,上帝說,要等我能把刺在身上的刀片全部都變成可以自由使用的工具時,媽媽身上就不需要有這些刀片,她整個人就會亮亮的,很舒服很開心。』

 

『那在物質世界裡,刀片變成可以使用的工具,具體來說是什麼意思呢?』

 

『好像是說,媽媽她的語言裡的急智、尖酸刻薄、嘲諷的這些能力就像刀片一樣,很傷人,可是透過她帶給我的傷害、痛苦,使我了解人間的苦,她收集來的痛苦、創傷也成為我理解人間的痛苦跟創傷的材料,因此我可以使用這些刀片順著痛苦與創傷的肌理分開「人」跟「苦難」,得到可以將自身與苦難分離的分割能力,並用這個能力幫助別人。到這一天,媽媽也就無需在活在痛苦裡,我們也圓滿了彼此的大願了。』

 

在結束前,老師請我快速地瀏覽媽媽累世所受的苦難,以讓我理解她的承受背後的偉大。

再一次地看著她的靈魂之旅,我除了敬佩,還有感恩!這是一個偉大的靈魂,她是我的媽媽,也是我的好朋友,我誠心地謝謝她。

 

靈魂藍圖的隔週,我媽媽打電話給我,質問我是不是亂花錢買期貨,我說沒有啦,哪裡來的錢。

媽媽信誓旦旦地說,有期貨公司寄信到家裡,說我有投資….。

我說:『唉呦,我真的沒有買啦,哪裡有錢買,而且如果我要投資,我一定會問你,你是投資界大亨,我一定會諮詢你的意見啦。』

我媽說:『那就好,不要亂花錢。你要投資的話,最近有一支股票很不錯,你可以買。』

『唉呦,我真的沒錢啦。』

『你沒錢沒關係,我幫你出,這一支股票我聽說真的會賺,你要買的話,我可以幫你出錢。』

 

嚇~我媽媽的反應嚇到我,她太溫和、和善了。那剎那,我想到我們曾經是妖怪好朋友,我想到她的犧牲跟偉大。『媽,我要有錢投資啊,不如請你吃飯!』

 

我的媽媽呵呵笑著。

 

這是一次很和平的對話,因為我懂得感激這位偉大的聖靈了。

我很感謝這次的靈魂藍圖小團體幫助了我,讓我可以看到自己跟媽媽的靈魂約定,從靈魂的層次來看我們的關係,我可以懂得媽媽所給我的一切真的是出自於愛,那是非人間頭腦可以理解的大愛,那是她用自己的生生世世無數的苦難以換得我們今生如此的相遇,用著那麼痛苦的方式只為了我們的誓約。

 

走到了今天,回看我這一生,我充滿著感恩地看待這一段母女緣。

 

作為一個母親,她很辛苦地養大我,她不曾懈怠一位母親的責任;作為一位聖靈,她光榮地履行了她的約定,也讓我學到『真愛』的真義。

 

我真心誠意地謝謝我這位用盡方法要讓我成佛的好媽媽,真的真的非常謝謝您,真的謝謝您。

我誠心地從內在向她頂禮,叩拜。

 

感恩三位老師一路帶領,讓我跳脫世俗的親子關係框架,真正地體驗母親的偉大。

 

感謝上帝,當我有幸從內在了解我與媽媽的靈魂約定時,我更是親眼見證您一路呵護,生生世世,不曾離開,感謝上帝的慈悲與恩德,讓我可以走在您的道路上時時與您同在。

 

最後,謝謝地球這個母親,您提供了這麼好的地方讓我們學習、成長,這樣的恩德難以言喻,唯有感謝再感謝您的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