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學員

第一次看到超腦的課程名稱時,是被文宣吸引的,等到回過神來時,已經動手報好名了(哈哈)。

雖然當初很衝動,但其實在上超腦的前一個禮拜我過得非常不舒服:情緒不佳、想東想西、想無用的道理想人生……總覺得腦裡像有什麼東西要爆掉似的,動不動就想發脾氣。所以在上課當天還一度起了不想去的心情,anyway,最後我當然還是去上課啦!

課堂的一開始,Orenda老師帶領我們寫自己的夢想,那時我左想右想,腦裡總有個夢想的概念,但就是無法用很順利的文字表達出來,就算靜下心也還是煩躁,只能勘勘寫下「想把自己的感動」帶給大家,這種蒼白的文字,那時候老師還請我們寫出夢想與自己、生活的關係,也是寫得七零八落,就在這樣的情況下,開始了療癒課程。

超腦的療癒是藉由呼吸踏步的方式讓我們靜心,再以色筆的方式拉能量下來,當我畫左腦的時候,赫然發現我為自己的一切設了很大的限制:像是做事情會沒結果啦,會失敗啦……等等,這種先入為主的概念讓我有深深的挫折感,覺得什麼都不能做,都做不好,隨著畫筆一筆筆畫下,設限緩緩鬆開了,眼淚也開始一滴滴掉下來(但心情反而越來越好),釋放很多不好的情緒,同時在療癒中也發現,原本那些僵硬的能量並不只是負面的,同時也有著:亢奮、強大的執行力等等優勢,也就是說,過去的我,總是將這些能力用在不對的地方,以強大的執行力執行「我做不到」這件事,但事實上,應該是有更好的出口才對,只要能將這種暴衝的能量用對地方,就能成為一個有活力,且具執行力的人,這樣的發現簡直超乎我的意料,我一直以為自己的體力很差,所以執行力不好,但現在才知道,原來我的潛力還待開發啊。

之後,開始療癒右腦了,由於我是左撇子的關係,3~4年前都還是跟右腦很熟的,常常會放空讓點子飛呀飛,因此學生時期有很多成果。然而後來發生一些事情,當後來的我想要再次使用想像力時,總覺得卡卡地使不上力,成效不彰。後來用畫筆療癒才知道,我的右腦非常有個性,很多次都很想將顏色塗到左腦的範圍內,但是老師說:「不可以。」他就鬧彆扭了(笑),只好對他好說歹說,才把僵局化開。我的右腦就像個小朋友,自由展現時有著「同理心」和「感受」的特色,也有許多創意,但始終找不到適合的話表達出來,所以才會一直想跑到左腦那邊找幫忙。回想起過去封閉自己的那段期間,不但想像力發揮不出來,的確也有對著外界無感、不能體諒人的狀況,原來這些由來是出於右腦的挫折感啊。

因此在第三階段的「左右腦統合」,右腦便很快地突破區隔的限制,開始天馬行空起來。配合上左腦的動力,讓療育的能量在畫筆的移動下開始變成一個五顏六色的同心圓。而這時候腦袋也開始感覺到能量以∞ 的方式不斷流轉著,腦袋變得輕鬆了,不愉快的情緒也減少了,整個人暢快非常多。

此外也收到來自上帝的訊息:上帝希望我去認識他人,並向他人學習。因為,唯有對他人敞開心胸,不再把自己卡死,才能夠自由自在的在各個層面上與他人交流,讓身心、左右腦都得到平衡。另外在畫的過程中還統合了一大堆元素,這就不一一贅述了。

最後,老師請我們在超腦的帶領下,再次回顧課程一開始的「夢想」,在這階段很多同學的夢想改變了,而我的則是從「想把感動分享出去」變成「想要實現自己的愛,成為愛的展現」,一收到後面的新夢想,就有一種:「對啦!就是這個啦!」的興奮感,之前絞盡腦汁想破頭,都沒辦法如這句話那般貼切,我的感覺是,後面這句的範圍更廣、更大,能包含之前我所說所想,卻也能讓我在分享之餘,回過頭來將「愛」的焦點放在自己身上,多照顧自己一些。所以後來老師請我們看看「夢想與生活的關係」時,我便發現,原來夢想跟我是密不可分的,我們彼此滋養、成長,祂是我的合作夥伴,也是戰友,更重要的是在夢想的帶領下,我可以展現自己,一步步成為愛的模樣,並且通往愛自己也愛別人的道路(之後繞回夢想本身)。

非常感謝超腦這個課程所帶來的療癒,讓我聚焦好久的夢終於有適當的文字能被說出,而用力好久的左腦也得到舒展的機會,而這幾天也開始感覺到右腦的靈活回來了,讓我非常期待之後的發展!